初婚有刺桑旗夏至何聪完整版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04-151举报小编:user05

    爱情是一根刺,长在心上时会疼,拔掉它时会流血,但再久的伤痕随时间的流逝总会慢慢痊愈。初婚有刺桑旗夏至何聪免费全文在线阅读:年轻貌美的女记者忽然怀孕了,孩子不是老公的。 当做金丝鸟被圈养,却不知道对方是谁 有一天晚上,一个人爬上了她的床 “怎么是你?”

    初婚有刺全文免费阅读

    “啪!”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,我的婆婆,何聪的妈站在大门口,手里的是我的行李箱。
    她将我的行李箱从台阶上推下去,差点砸到我。
    “你还有脸回来!我们何家的脸都要被你给丢光了!”她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呵斥:“滚,给我有多远滚多远!”
    我知道,何聪的妈一向不喜欢我。
    我和何聪登记以来还没有办婚宴,所以她从来不承认我是何聪的太太。
    我咬咬牙,想了想还是开口了:“妈...”
    “少不要脸了,谁是你妈?”她冷哼着:“现在马上给我滚!”
    “我要见何聪。”我咬着唇:“我和他登记过了,我们是夫妻。”
    “我们家何聪不要你了!”何聪妈略显粗壮的身躯将门口给堵的死死的,我甚至从门的缝隙里都看不到何聪是不是在里面。
    我不能试图跟她讲道理,我紧紧攥着拳头,理智告诉我和一个市井老妇女吵架是不明智的。

    初婚有刺完整章节在线阅读

    第2章 第一次见他
    我不算笨,而且有急智,越到情急的时候脑子转的就越快。
    我看着那人的脸:“是那个让我怀孕的人让我住在这里的?”
    那人没说是也没说不是,这时大门打开了,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姐走出来,笑着对我说:“您就是夏小姐吧,快进来,外面太冷了。”
    我半拖半拽地被那个大姐给拽进了屋里,而那个男人没有进来,只是嘱咐了几句就走了。
    我站在门口环顾室内,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大的房子,客厅仿佛篮球场,空旷的说话都会有回音。
    我还在发愣,那个大姐已经将一双拖鞋放在我的脚下:“夏小姐,赶紧换了拖鞋,你浑身都湿透了,先上楼洗个澡,马上汤就熬好了。”
    “刚才那个人。”我木然地穿上拖鞋问大姐。
    “哦,您说的是董秘书啊。”
    “董秘书?他是谁的秘书?”
    大姐摇摇头:“我只知道他是董秘书,对了,我姓蔡,你叫我蔡姐就行,那个是小锦。”
    她指着站在楼梯边对着我笑的年轻女孩:“她负责收拾房间,我做饭。”
    我迷糊了,完完全全迷糊了。
    莫名奇妙地怀了孕,又莫名奇妙地被带到这里来。
    我上了楼去洗了澡,温暖的洗澡水让我的魂魄回到了身体里来。
    洗完澡我坐在梳妆台前吹头发,努力思索。
    我一直循规蹈矩,和何聪恋爱一年来都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,而眼下我们刚刚领证,当然不可能背着他做什么。
    唯一的一次,就是有一天何聪带着我去应酬。
    那天晚上我喝多了,在酒店里住了一夜。
  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何聪不在,酒店里只有我一个人。
    但是我的衣服都在地上,而床上的痕迹告诉我,应该是发生了什么。
    事后我去问何聪,他却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。
    我还以为是他趁我醉酒对我做了什么,因为我们已经领了证,我也就没有计较。
    但是现在联系今天发生的种种,我依稀感觉到,那天晚上在酒店的另有其人。
    我抱紧了胳膊,缩成一团。
    在我身后帮我吹头发的小锦立刻问:“夏小姐,您是冷么?我马上把暖气再打热一点。”
    “不用了。”我拉住小锦:“你知道这个房子的主人是谁?”
    小锦摇摇头: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也是董秘书聘来的,他付钱我就做事。”
    这事情太诡异了不是么?
    但我是做新闻的,见过这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,用我的新闻头脑分析了一番。
    得到了一个让我自己都没办法接受的结论。
    我很有可能那天晚上是被一个权贵给睡了,然而那个权贵没有孩子,或者特别想要个儿子,就找个地方把我养起来给他生儿子。
    现在这种事情很寻常,但是怎么都想不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    晚上我喝了很美味的汤,吃了很好吃的菜,蔡姐手艺了得,我敢说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家常菜。
    但是我的心是迷茫的,不过我打算留下来。
    我下定了决心,我要找出那个人来,倒要看看他是什么人。
    第二天一大早,我还得精神焕发地去上班。
    门口有辆车等着我,司机就是昨天的那个。
    他下车毕恭毕敬地给我开门:“夏小姐,请上车。”
    他越是这样,我越是对那个男人的身份好奇。
    对于像我这种不明不白的身份的女人,他都如此谦卑,那个人物一定是个大人物。
    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一个脑满肠肥秃头的形象。
    胃里立刻有东西往上翻滚。
    司机自我介绍说他姓何,让我叫他小何就行了。
    提起何这个姓,我就想起了何聪。
    他这个人生性软弱,在他妈和我之间,他永远选择退缩。
    上班的路上我一直给何聪打电话,但是他没接。
    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,知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。
    每次我和他妈妈发生冲突他都选择逃跑,然后等到风平浪静了之后再回来,跪在我面前对我百般安抚。
    所以,这就是我和他领了证却一直没有办酒的原因。
    到了杂志社,同事小唐说总编找我。
    昨天下午我请假了去医院,之后就黄鹤一去不复返,恐怕今天是得挨批了。
    我走进总编的办公室,他招招手让我坐下。
    “今天有个采访,小章出差了,你顶上吧,采访稿他已经写好了,你拿着直接过去。”
    我接过来,念了念开头。
    “大禹集团副总裁桑旗专访。”
    我一向不做人物专访的,我都是跑一线新闻。
    特别是这种大人物的专访,难免有水分,真正有新闻价值的是不可以随便问的。
    “总编,要不然让小唐去吧,我今天还要跑一下药监局。”
    “昨天下班前,你婆婆到杂志社来了。”总编话锋一转,听到我婆婆这三个字,我就紧张。
    “她来做什么?”
    “夏至。”总编严肃地看着我:“你从毕业就在我们杂志社工作,你的工作很努力,本来你的私生活我是没权力干涉,但是你婆婆昨天到杂志社来又哭又闹的,确实影响了一些我们杂志社的声誉。”
    我都懒得问我婆婆闹了什么,单从总编的表情上我就看得出来,这趟专访非我不可了。
    昨天何聪妈来闹了事,今天我就失去了谈判的权利。
    我捏着采访稿蔫蔫地下楼。
    那辆豪车还在门口等着,我走过去趴着窗口对司机说:“师傅,你不上班?”
    “我的工作就是这个,夏小姐。”他笑的露出白牙:“您是记者,肯定要东奔西跑,所以我在这里等着总没错,去哪里?”
    我也没跟他客气,拉开车门便坐了进去:“大禹集团。”
    他愣了一下,回头看我一眼。
    “不认得路?”我莫名地问他。
    “认得认得。”他急忙点头,将车发动了。
    怀孕初期,人就有点犯困,在路上我迷瞪了一会,司机告诉我到了。
    事先就跟桑旗的秘书预约过了,她让我在接待室等一会,说桑总在开会,等会就来。
    他来之前,我把采访稿看了一遍,小章的文笔有限,写的全是大白话,随便看看就能背下来。
    背的差不多的时候,门打开了。
    出于礼貌,我便站了起来。
    一双大长腿迈了进来,我急忙向来人伸出了手:“你好,桑总......”

    初婚有刺(桑旗夏至何聪)完整版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爱情是一根刺,长在心上时会疼,拔掉它时会流血,但再久的伤痕随时间的流逝总会慢慢痊愈。

    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    澳洲幸运五